烟气治理


烟气治理

我之前在伦敦也买过一顶

日期:2018-06-18 11:00浏览次数:

  过完年第一次出长差,就从温暖的广州来到了零下几度的巴黎,只有一个直击灵魂的感受:好!冷!啊!

  但不得不承认,这座城市还是很美的~难怪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里写道:“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它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这次来巴黎是受Dior邀请来看他家2018年秋冬系列大秀的。邀请函非常简洁,上面印着他家标志性的小蜜蜂元素。

  昨天巴黎时间下午2点半,大秀正式开始,秀是在巴黎罗丹美术馆举行。一走到秀场外看这架势,就被震惊到了。墙面像是贴着各种被撕碎的旧报纸,虽然画风很“凌乱”,但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 I am a woman”的字样,大概能猜出这场秀的主题了。

  相信不少人已经被这次的秀场图刷屏了吧。这一季的Dior争议还挺大的,很多人觉得这很不Dior。

  以往一说到Dior,我们首先想到的总是四五十年的New Look优雅风,精致、优雅、有女人味。第一位女设计师Maria接手以后,Dior这两年的风格已经逐渐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但这一次的“颠覆”可谓更彻底。

  在今天,迷你裙已经成为见怪不怪的单品了。但要知道,在那之前,女士们的裙子都是必须在膝盖以下。直到60年代,女士们大胆上街,捍卫自己的身体和穿衣自主权,迷你裙开始风靡全球。

  玛利亚前段时间在罗马看到巴黎将在今年五月举行一场关于纪念当年抗议活动的展览,她突然很想知道:那时候的Dior是怎样的呢?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她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小事,在一张黑白老照片中,衣着时髦的年轻女士们正在Dior门店外抗议,理由很简单:因为店里没有足够多的迷你裙......

  而Dior这次秀场的墙面,就是由当年的3000张六十年代的海报和各种旧杂志封面组成。

  看到这里,对于为什么这场秀和传统印象中的Dior看起来相差那么远,应该也就不奇怪了。

  为什么六十年代的风格到现在仍然在影响时尚圈?今天就通过Dior这一季的秀,来回顾一下六十年代的时尚:

  第一条迷你裙早在1920年就出现了,但是伦敦设计师Mary Quant把它发扬光大的,她将迷你裙定义为膝盖以上10cm左右的裙子,还把50年代的X型改为A字型,鼓励女士们把腿露出来。

  在Mary Quant看来,时尚是用来取悦自己的,应该把它当做一种乐趣~她曾经调皮地想“我要是能穿着短裙跑起来,就可以在人潮拥挤的伦敦赶上公交车了”哈哈~

  Mary Quant自己的经典造型之一就是迷你裙加短靴。迷你裙在当时成为了女性身体解放运动的象征之一。

  迷你裙的风靡也让伦敦成为六十年代的时尚中心,英国少女的装扮成为大家追逐和模仿的对象。格纹裙迷你裙也是当时的必备单品。

  Dior这季一开秀就是格纹的天下,尤其是苏格兰格纹。从外套到裙装到裤装,简直占据了半壁江山。

  其实Dior之前的设计也有格纹的元素。下面分别是2016早秋和2018早秋。

  只不过这次特别突出而已。毕竟,一提到六十年代的文化和时尚,都绕不开伦敦这座摇摆的城市。《时代》曾以“摇摆伦敦(swinging london)”为主题报道过那个时候伦敦的文化潮流风气,当时英伦文化成为了欧洲主流,英国女孩也走在时尚最前端。

  这一季的秀上还有很多非常中性风的西装套装,帅气十足。看来今年依然会很流行穿一整套西装出门。

  据说这套look是在致敬纽约夜店女王比安卡·贾格尔(Bianca Jagger)。

  跟披头士主唱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结婚那天,她真空穿了YSL的白色西装外套,戴了一顶白色大礼帽。

  Yves Saint Laurent在1966年设计出了第一套女版西服,因为西服和西裤的设计都很修长,整体看起来像香烟的轮廓,就被称为吸烟装(Le Smoking),他在接受《Vogue》采访时说:我终于让女性穿上裤装,远离胸罩”。吸烟装成为女性身体解放的另一个象征。

  五十年代由Dior的Newlook引领的优雅风潮,到了六十年代几乎被颠覆了。女士们不再单一地追求蜂腰和曲线美,而是追求身体自由,女装的设计开始变得性别模糊,版型也更加宽松舒适。对比一下,左边是五十年代,右边是六十年代。

  我之前在伦敦也买过一顶。它比贝雷帽更实用,不仅是凹造型利器,还特别保暖,感觉这是继贝雷帽之后的又一大热门单品。

  去看秀的Cara也戴了报童帽。就算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