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布式供能


分布式供能

亳州涡阳18年前强奸杀人案高院两次撤销原

日期:2018-10-07 01:58浏览次数:

  2000年12月2日,安徽亳州市涡阳县城关镇地税局协税员车雪峰,因涉嫌强奸杀人罪被逮捕。同一天以同一罪名被逮捕的还有其弟车超、铁路联防队的表弟李勇、公安局做保安的战友荆献柱,其母谢广英则以伪证罪入狱。五人被捕都是源于当年涡阳三中16岁女学生王某琳被害案。

  此后的四年间,亳州市中院对此案三次判决,安徽高院两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被控强奸杀人的四个年轻人,从一开始的两人死刑、两人无期徒刑,最后变成一人死缓、一人无期,包括车雪峰在内的三人无罪。

  案件发生已经过去18年,早已释放的车雪峰仍在为狱中的弟弟车超和表弟李勇申诉,他称:“我们都是冤枉的,不然当初认定我们四个人强奸杀人,为什么我又没罪了?”对此,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红星新闻回复称,此案最近一次申诉是去年三月,目前还在申诉中,正在办理。

  亳州市中院第一次不公开庭审,因辩护人申请调取新的证据并重新鉴定,延期再审。

  第二次不公开庭审,12月27日判决两人死刑、两人无期,一人有期徒刑两年。

  2000年1月18日早晨7时许,村民车东风的母亲发现,自己家门口死了一个女孩。女孩的头被衣服包裹,光着身子,身上满是霜。居委会书记王福军闻讯赶来,只见女孩的毛衣被拉过头顶套着头,裤子脱至膝盖下,赤裸在外,随即报警。

  村民王继华说,女儿王某琳1月17日中午在家吃了面条和馍,下午1点多去上学。平时女儿都是下晚自习回家再吃饭,但这次直到第二天都没回来。后来证实,死去的女孩就是王某琳。她倒下的地方有半块带血的砖头,而向南15米就是她的家。

  根据公安的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旁有多处盘蹬和拖拉的痕迹。拖痕旁有两行脚印,沿着脚印散落着一些作业本、一只手套、一只女式鞋子。在不远处车东风母亲菜园边的玉米桔堆里,还有一片压倒的痕迹和一些拖痕。还有一件花棉袄和红色罩衣扔在了数十米开外村民马素英门前的砖堆旁。

  当时,涡阳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但是半年过去,案件没有进展。县公安局领导班子调整后,成立了新的专案组并责令限期破案。

  当时家人刚给22岁的车超盖了新房,准备为其结婚用。亳州涡阳18年前强奸杀人案高院两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没想到七个多月后车超被找上了门。“车超新房在受害者家的西南边,除了老的老、小的小,再除去女的、已婚的,最后就找到了他。”车雪峰说,从家中被带走时,车超已经结婚了,其妻子已怀孕半年多。

  2001年12月亳州中院判决认定,车超、李勇、荆献柱先后对王某琳实施奸淫,车雪峰在一旁望风。听到有动静,车超便将王某琳掐昏躲了起来。一会儿清醒过来的王某琳起身逃跑,四人追上并将其按倒,并用砖猛砸其头部致死亡。而谢广英隐瞒了当晚四人在家喝酒吃饭的重要情节。

  这一次,车超和荆献柱被判处死刑,李勇因案发时未满18岁,和望风的车雪峰一同判处无期徒刑,谢广英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根据2001年亳州中院判决,认定证据共19项,其中有13项是证人证言和被告供述。但是证人证言只能证明案发当日车超曾被叫母亲回家吃饭,以及尸体发现时的情况,没有直接证明或者目击证人。

  根据判决书所述,车超在侦查阶段共有七次供述,第二三四次只供认他和李勇两个人强奸杀人,后两次却多了其哥哥和哥哥朋友共四个人,其他几次都称没有作案。

  当时专案组提出了《测谎仪报告书》作为证据,受到车超当时的辩护律师王冀生的质疑。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1999年12号文件规定,CPS多道心理测试仪鉴定结论不能作为诉讼证据使用。

  车雪峰对红星新闻记者说,“都是被逼的。”他称,车超当时一方面遭到刑讯逼供,实在受不了只能 “咬”身边人,最后包括车雪峰在内的其他三人先后承认自己强奸杀人。

  判决认定的其中一项证据是公安机关对被告讯问时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