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要转化为成果

日期:2018-08-24 12:34浏览次数:

  “希望大家志存高远、自强不息,在构建和谐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洪流中抒写绚丽的人生篇章,绘就壮阔的人生蓝图。”3月18日上午,罗甸县第一中学足球场上,1500多名高三学子迎来了自己十八岁成人礼,在活动现场,该校校长沈正晖慷慨激昂,与高三学子交心换心,成为全校关注的焦点。

  1967年,沈正晖出生于罗甸县边阳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童年时代,他与其他孩子一样,按部就班上小学念初中,1982年考入罗甸县师范学校,成了一名令父母自豪的中师生。

  “没想太多,毕业后当个教书匠,安安稳稳过一辈子。”1985年沈正晖从罗甸师范毕业,那时候人才稀缺,中师生毕业后还可以‘包分配’,同年9月他被分到逢亭区罗里小学任教。毕竟只是一个18岁的少年,当时他并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也谈不上什么人生规划。

  沈正晖这么想,也就这么做。当时的罗里小学有5个班100多个学生,学校把两个班的教学任务安排给他,他就认真备课教学,加之人很年轻,点子多,很快就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不到3个月,这个学生和家长都不怎么看好的“小老师”就名声在外了,先是周围村组的群众,后来是逢亭小学的师生,随后他被调到了逢亭小学。

  “我把那三个月看成是我进入职场后的‘第一堂课’,在‘课上’我明白一个道理,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具体的事,就能得到丰厚的回报。”这个朴素的道理让沈正晖在未来的30多年里受益匪浅,以此为人生信条,去指导自己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其间,沈正晖的岗位调整了10多次,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教育教学到行政管理岗位,又从行政管理岗回到教育战线……一次次的岗位调整,一次次的职务变动,看得多了,见识广了,了解得透彻了,人生的境界也跟着有了提升。

  沈正晖的第一次“知识恐慌”发生在1988年,当时他调到栗木中学任教刚好满一年。经历一年的初中教学后,他决定重返校园。通过当年的成人高考,他考入了黔南师范中文系脱产学习,1990年拿到大学专科文凭后他被分到边阳中学,2年后他又通过成人高考进入贵州省教育学院脱产学习。

  “学得越深越觉浅薄,越觉得要加紧学。”一去又两年。1994年,沈正晖顺利获得了本科学历,在返程的汽车上他感触很多。对他而言,两次“回炉”只是他补人生短板的必要措施,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即使他成为了一校之长后忙得两脚不沾地,他还常常利用工作之余的碎片和间隙来读管理学专著、读教育教学业务专著、读诗读史滋养心灵。

  “我愿将心向明月。”采访过程中,沈正晖金句跌出。他告诉我们,2004年他当了边阳中学的校长,2014年他调任罗甸县第一中学校长。新的身份新的站位让他有了新的感悟:积累的知识要用于指导实践,要转化为成果。

  2018年初,年逾半百的他收获了两项最牛的“人生成果”:一是被评选为省级名校长,二是自己主持编撰的教育教学理论作品集《润物有声——高中学科教学渗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通过九州出版社出版。

  “两碇粉笔一堂课,书本讲义烂熟于胸,上课时一点噔都不打,显得十分潇洒。”罗甸县民政局的职工农婷婷曾是边阳中学1998届的毕业生,沈正晖是她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回忆起人生中最后的“初三时光”,农婷婷感触很深。当时她们正在备战中考,沈正晖却到了工作调动的“关键时刻”,为了不影响学生复习,他几次拒绝了新单位邀请,直到把这一届学生送进考场后才到新单位报到。

  “他开朗又宽容,从来不打骂学生,在这方面我受他影响很深。”梳理农婷婷的职业经历,记者发现她受到沈正晖影响的其实不止“这方面”:1998年考入贵定师范,2001年被分配到兴隆小学任教,2003年调边阳三小任教,2005年到贵州师范大学进修,2008年进修结束后到边阳中学任教,2013年调到县民政局……同样有中师生背景,职业生涯的第一站都是村级小学,都通过学习进修一路“逆袭”完成自己的“人生进化”。

  “能从这个层面影响学生,就是将老师这个角色发挥到了极致。”在沈正晖的罗甸县第一中学副校长陈志高眼中,他张弛有度,有学识却不张扬,到了关键时刻并不含糊敢于“亮出”自己。

  2004年沈正晖就任边阳中学校长,其身份角色发生变化,他成了教育管理者。

  “还是当老师好,育人之乐是弥足珍贵的。”从边阳中学到罗甸一中,不管再怎么忙,他都坚持要自己带一个班,自己过“上课的瘾”。他甚至坦言,老师与校长这两个身份相较,自己更看重前者。

  “自己带一个班已经不可能,那就退而求其次。”2014年调任罗甸一中校长后,管理的学校规模翻了几番,繁忙的他想了个新点子,与语文组年轻教师进行“师徒结队”,自己在徒弟的班级“挂靠上课”。常规教学让徒弟。